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

樊振兴:坐在消防车里为城市守岁

2017-02-07 10:17:49  来源:河北青年报  作者:朱冬笑 崔华瑞

石家庄市公安消防支队新华路中队指导员樊振兴

坐在消防车里为城市守岁

 

辞旧迎新之时,城市上空腾起绚烂烟花,“年味儿”伴随着人们回家的匆忙脚步越走越浓。

可就在万家灯火时,有一群人,始终坚守在岗位上,为百姓的这份祥和安宁保驾护航,他们就是消防员。当家家户户看春晚、包饺子守岁时,他们坐在消防车里为这座城市“守岁”、“守平安”。

樊振兴,石家庄市公安消防支队新华路中队指导员,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。节前,河北青年报记者走进消防中队,了解属于他们的不一样的“年”。

探访

贴春联、包饺子消防队的“年”来得有点早

1月25日,也就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八,距离春节还有两天,本报记者来到石家庄市公安消防支队新华路中队。“指导员,你看这个‘福’字贴的正吗?”中队宿舍门口,几个战士举着春联和福字,正张罗着贴春联。中队门口的大红灯笼也已经挂了起来,通讯室明净的玻璃上还贴上了窗花,整个中队,到处都是红彤彤、喜洋洋。

石家庄市公安消防支队新华路中队指导员樊振兴告诉记者,一般老百姓家里都是到了大年三十儿才忙着贴春联、包饺子,可消防队里的“年”要比百姓家来的早一些,因为越是到年根儿,消防救援任务就越紧张,到时候就顾不上这些了,所以他们都是“提前下手”。“红大娘们也过来了,正给我们包饺子呐!”樊振兴兴冲冲地说。

果然,在中队食堂里,七八位上了岁数的大娘们分工明确,和面的、擀皮的、拌陷儿的、包饺子的,大家有说有笑,透着一股“家”的味道。

77岁的周军梅告诉记者,她们都是来自附近社区的“红大娘”志愿服务队,平日里也会来消防队里,给这群兵娃娃们缝缝补补,逢年过节更是要来,包饺子、包粽子,让消防官兵感受家的温暖。“这消防队里的战士比我家孩子还小呢,我们就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。”63岁的杨贵福老人说,消防战士保卫他们的安宁,他们只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。

包着饺子警铃响了他们不到1分钟驶离

“大娘,咱们石家庄过年有啥讲究没?我们老家讲究可多嘞。”家在廊坊的樊振兴一边包着饺子,一边和大娘们聊着天。

就在这时,警铃响了,当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,对警铃声十分敏感的樊振兴把手里的饺子皮往盘里一扔,招呼着“出警了!快!出警了!”

仿佛就是一瞬间,几个战士嗖的一下子“窜”了出去。大娘们望着他们的背影大喊,“穿件厚衣服!”这样的呼喊,就像来自小时候奶奶、姥姥对孩子的关怀。

消防官兵从食堂一拐弯就进了车库。记者紧跟几步,看到了他们出警前一分钟的情景。

靠墙一排整齐的衣架前,战士们换鞋、换装,动作相当麻利,像比赛一样。此时车库大门已经打开,换装完毕的战士们迅速登车,消防车闪着灯、呼啸着离开。记者计时,从警铃响起到消防车驶离车库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。

一阵紧张过后,空气仿佛都安静了,地面上是战士们脱下来的鞋子,横七竖八。两名“留家”的战士帮着战友收拾衣服和鞋子。“每次出警都这样,都有时间卡着的。”一名战士边说边收拾。

记者问:“是什么警情啊?”

答曰:“有人要跳楼。”

讲述

除夕夜上街巡逻为整座城市“守岁”

没出半小时,樊振兴和战士们便乘消防车返回了中队。“到了报警地方,但没看到跳楼的人,有可能是当事人自己报警以后,有点儿害怕又撤了。”樊振兴解释。

回到消防队时,樊振兴又开始组织战士们开展体能训练。

樊振兴介绍,对消防官兵来说,不出警并不代表可以休息,他们是“冬天练体能、夏天练技能”,练就“铁军”素质。

春节,对消防员而言,只不过是一个更想家的执勤日。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每年的除夕当晚,当家家户户开始煮饺子、看春晚的时候,中队的消防官兵们驾驶着消防车,在辖区内进行动态执勤。樊振兴说,每次动态执勤看着满天绚烂烟花时,也会想家,也想和其他人一样,陪伴在父母、孩子身边,过个团圆年。

但是,每年的除夕,中队战士都会异常忙碌,烟花炮竹坠落到草丛、杂物堆上,都有可能引发火灾。很多时候,就是在这种忙碌中迎接新年。

除了中队的官兵,石家庄支队、各县区大队的消防官兵也没有休息,腊月二十九、大年三十晚上,他们都深入商场、酒吧等人员密集场所进行消防夜查,排查火患,为百姓度过一个祥和平安的春节而默默付出着。

对家人陪伴的缺失成为他深深的愧疚

樊振兴的妻子,也是一名消防干部,逢年过节也要参加各种消防夜查。春节回老家,成为他们长久以来的奢望。

过了年,樊振兴就34岁了,他19岁入伍,然后战士考学,当兵已有15年。他从一名新兵,逐渐成长为副中队长、中队长、指导员,但是回家陪父母过年的机会少之又少。“有十来年没回去过年了吧。”采访当日,樊振兴说,妻子现在怀着二胎,家里老人希望他们能回老家过年,为即将出生的孩子祈福。“一年到头,陪伴家人的时间真的太少了。”说到这儿,樊振兴神色黯然,他说,在廊坊老家,一直是姐姐照顾老人。有一次母亲因肺炎住院,都没有告诉他,“妈妈说,告诉我我也回不去,只会徒增我的担忧,索性就不告诉我了……”樊振兴说。

樊振兴有一个不满6岁的儿子,上幼儿园三年了,可儿子的家长会,他一次也没参加过。

2016年,孩子的幼儿园里组织亲子联欢会,他调配好了时间准备去参加的,因为这是儿子幼儿园阶段中最后一次活动了。可谁能想到,一项临时任务又让他爽约。“幼儿园的孩子们用纸张做领带,然后将其作为礼物送给台上的爸爸们,我儿子也做了一条领带,但他没有上台,因为接受礼物的人没有去……”樊振兴说,他对家人怀有深深的愧疚。但是,樊振兴又说,他不后悔穿上这身军装,不后悔当了消防兵。

■文/本报记者朱冬笑■摄/本报记者崔华瑞